孫  序
思索一下,新聞媒體上充滿批評政府、憂心生活環境的聲音,讓你感到前途茫然嗎?如果這些聲音是正確的,那民國40到60年代,長輩們的生活沒有豐衣足食如現在,最常聽到的聲音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又代表著什麼?
另向思考,這是一個民主法治社會成熟的結果。我很高興能參與這次永然高中法律生活營第八期的活動,感受同學們青春熱血的氣息,得知大多數人是因有志於法律事業、有興趣探索法律而來參加永然法律基金會主辦的法律生活營,讓我回想起屬於我的中學時代,那個只知質樸過生活,不知法律、人權為何物的年代,住在離台北大都市遙遠鄉村地區的我,難以想像高中生可以選擇生涯志向,可以走上街頭抗議軍中人權!盡管現在外頭嘈嘈雜雜,每天新聞驚爆特爆,但顯然的,這是個可以揮灑熱情的世代,有能說能做的成長環境,你們擁有這一切,可以勇敢做自己,真的很好!
東部的同學或許覺得,吵鬧的新聞事件是屬於西部尤其是台北都會區的,東部地區純樸如昔,寧靜仍是唯一的聲音,更可能內心在嘀咕著,花東像被遺忘般,各項先進建設相對的少,生活步調較緩慢,隔著中央山脈,猶如隔出一個世界,沒有高鐵,沒有科技產業,只有轟隆轟隆的單軌鐵路,聯繫著北部繁華的音信,何時能門戶洞開,來次「西潮東漸」,何時進到東部的不只是短暫過境的觀光客,而是長期留駐的繁榮,也有一日商圈概念的高速列車,與進步的時代劃上等號!有這種法想、這種期盼嗎?
其實打開自己的步伐,比等待外在環境改變,生命旅途會更生動有趣。我本身來自台東的成功嘉平山下,在純樸的中學時期,我希望長大後能越過山脈到台北打拚,開拓視野。我也果真拚到台北,甚至拚到國外去。把自己放進偌大的世界裡,會發現出身不重要,不因為來自偏遠的花東或接近國門的台北、貿易古城台南或山城南投,而遭不同的對待,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努力結果才重要。而我從原本怯生生的楞小子到現在頻繁的在國際機場進出的商人,我最想念的地方,就是孕育我成長的花東、我的家鄉。
勇敢一點,在這個可以讓你們揮灑的世代,勇敢的去闖。心門打開些,生命列車不停駛,有無限可能,願意通過幽谷與隧道後,無處不是美麗的風景迎面。我經歷過的車站,有苦有樂,但因為盡情、盡心及盡力,所以甘願。我願以自身為例,與同學們共勉共享,除了好山、好水、好自然的家鄉情,還有你們無限可能的未來!


華湑有限公司  董事長 孫鎮川
中華民國102年8月14日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