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行車消費及糾紛法律問題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甲開車時,疏於注意撞到了由乙駕駛的法拉利跑車,因撞擊力道猛烈造成乙受到重傷,經過車廠維修人員檢查及估算後,乙的法拉利跑車維修費需要新台幣600萬元,而乙也向甲求償新台幣200萬元的醫藥費,請問此時甲依法該如何處置?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林岫萱律師

案例:

  小華和小明是大學同班同學,有一天兩人相約一起去逛夜市,回程時小明騎著機車載小華,忽然開始下起大雨,小明趕著回去,因此通行閃黃燈路段時沒有減速,結果行經路口時,被一樣未減速的機車駕駛阿鴻撞上,小華因此腿部骨折。小華請求阿鴻賠償醫療費用,阿鴻表示駕駛人小明也有過失,所以不能要求阿鴻負擔全部的醫療費用,希望法院減輕或免除阿鴻的賠償責任。請問阿鴻的主張是否於法有據?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某甲於海產店內飲用酒類後,在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以上的狀態下,駕駛自用小客車返家時,在交岔路口,因酒後注意力減低,疏未注意即貿然左轉,不慎撞擊直行機車騎士某乙,某乙因而受有顱內出血、開放性骨折、粉碎性骨折、左膝後十字韌帶斷裂等傷害,雖某甲隨即報案,惟某乙經過長期治療後,左側上肢的抓、握的基本功能已嚴重減損,左膝也受有「不適合接受進一步的手術,如日後接受手術治療,雖可能得改善站立功能,也將造成膝蓋無法彎曲」之重傷害。試問某甲的行為有何刑責?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某甲駕駛自用小客車,行經交岔路口處,適有同向前方由某乙所駕的自小客車已煞車等候紅燈,某甲本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然而某甲竟疏未注意,不慎撞擊某乙所駕駛的自小客車車尾,致某乙受有後腦鈍挫傷、頸部扭傷等傷害,且某甲逕自離去,未留在車禍現場,案經某乙報警處理,試問某甲可能涉及那些刑事罪責?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某甲駕駛自小客車在國道高速公路,以每小時130公里的車速行駛,復任意變換車道,蛇行行駛,某甲的前述行為是否涉犯《刑法》第185條第1項「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又某乙與某丙在山區道路以時速100公里以上速度駕駛自小客車,復相隨併排競駛,並跨越路中雙黃實線與槽化線,侵入對向車道,某乙與某丙的前開行為是否涉犯《刑法》第185條第1項「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甲開車時未注意行車安全且未遵守交通號誌行駛,致撞擊乙,造成乙因而死亡;A保險公司是甲投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的保險公司,丙則為乙的繼承人,依法得向A保險公司請求給付保險金,倘若丙怠於行使權利,則丙的債權人得否代位丙行使?又倘丙已向A保險公司請求強制汽車責任保險金後,能否再向甲請求,又是否須扣除強制汽車責任保險金數額?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某甲剛年滿18歲,開車時未注意行車安全且未遵守交通號誌行駛,貿然闖紅燈,撞擊前方開車的某乙,請問某乙是否可對某甲及其法定代理人主張權利?又倘某乙對於本件事故發生,也有疏失,則某甲得如何主張?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某甲駕駛自用小客車(下稱系爭A車),行經臺北市中山路,因變換車道不慎,碰撞某乙所駕駛的自用小客車(下稱系爭B車),導致系爭B車車身受到損害(下稱系爭事故),請問某乙就系爭B車受損的部分,要如何對某甲請求修復費用?其金額又要如何計算?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某甲為計程車司機,與A交通企業有限公司(下稱A公司)訂有「靠行契約」,平日以駕駛營業用小客車載送乘客為業(下稱系爭小客車)。某日某甲於駕駛系爭小客車時,因疲勞打瞌睡,逆向駛入對向車道,撞擊正停等紅燈號誌之機車騎士某乙,致某乙骨折,請問某乙是否可對某甲及A公司主張權利?

解析: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鍾亦庭律師

案例:

  某市法務局抽查18家知名品牌汽車業者之定型化契約,就《汽車買賣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部分進行查核,其查核項目包括「契約是否有合理審閱期間」、「買賣標的物內容及價金之記載是否明確」、「保固里程及範圍記載是否明確」、「召回檢修或回收記載是否明確」、「是否記載因標的物重大瑕疵之解約或更換新車事由」等項目,結果有7家業者「定型化契約」不符合規定,商業處會依《消費者保護法》規定發函業者限期改正;若逾期不改正,將處新台幣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試問汽車業者應如何制定「汽車買賣定型化契約」?又消費者於審閱契約時應注意哪些事項?

文章標籤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谷逸晨律師

案例:

  A平日以駕駛大貨車為業,每日自中部山區載運新鮮蔬果送至台北。某日,A一如往常載運蔬果下山,卻於途中突然因煞車失去作用,導致整輛貨車於下坡路段高速向下滑行,衝撞數輛汽機車,直至撞擊邊坡護欄才停下來。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谷逸晨律師

案例:

  A於大學畢業後,本於對故鄉土地的熱愛,決心返家務農,並就近照顧雙親。某日,正值農閒時期,A於外出用餐時,竟遭B駕駛自用小客車撞傷,導致A右大腿骨折,醫師判定A必須休養三個月,方能回復原有的工作能力。於是,A向法院起訴請求B應賠償這三個月休養期間的工作損失,B則抗辯A以務農為生,且A休養期間正逢農閒時期,故A並沒有任何工作損失。試問,A請求休養期間的工作損失,依法有無理由?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沈曉玫律師

案例:
  某乙向某甲保證其所有之中古自用小客車(下稱系爭車輛)非泡水車及事故車,雙方遂約定某甲交付買賣價金後,某乙即將系爭車輛交付某甲。翌日某甲將系爭車輛送至原廠更換零件時,經該廠技師告知系爭車輛儀表板以下有疑似泡水痕跡,某甲將此情通知某乙,某乙卻否認系爭車輛曾泡水,表示「泡水痕跡」是系爭車輛爬山時所捲進之泥土,拒絕某甲提出解除契約或減少價金之請求,試問某乙拒絕某甲之請求依法是否有理由?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像裡可能有飲料

文■永然文化編輯部

  小心哦!以後搭車也要停看聽哦,聞聞駕駛是否有酒味、聽聽駕駛是否有酒話、看看駕駛是否有酒樣,總之,就是必須確認駕駛是否有喝酒,若有喝酒,就得小心乘客也要受罰了!因為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前幾天(4月26日)初審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其中規定,酒駕罰鍰提高至新台幣3至9萬元,拒絕酒測的罰鍰則提高至十八萬元;酒駕累犯和拒絕酒測者也採「累進制」,第二次起將連同上次罰鍰累計加重處分。最特別的是,新增「連坐罰」條款,對酒駕同車乘客處以六千至一萬二千元罰鍰。這可是個大修正,但小編想著,這規定也太狠了唄。趕緊問問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的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李永然律師的看法。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洪偉修律師

案例:

  A於民國(下同)102 年12月23日上午10時30分駕駛車牌號碼YR-XXX計程車,行經臺北市文山區興隆路一段時與重型機車騎士發生交通事故,經交通警察機關調查並製作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卷宗在案;嗣後,A因民事訴訟需求,欲向交通警察機關申請閱覽系爭事故之「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及「談話紀錄表」。試問: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谷逸晨律師

案例

  A駕駛汽車由南往北行駛,行經未設置紅綠燈號誌之路口時,B已騎乘自行車停等於路口雙黃線末端,準備向東行進,A見狀乃將車頭微向右偏移,待車頭通過B停等位置後,再微向左打回,以使車身整體回正於車道,但此時A之車尾卻掃到B自行車之前輪,導致B倒地受傷。嗣後,B憤而提告A涉嫌過失傷害罪,檢察官偵查終結後,以A涉犯「過失傷害罪」提起公訴,A則於審判中引據《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規定,主張其車頭已通過B停等位置,故其已盡「注意車前狀況」之注意義務,並無過失。試問A之主張是否於法有據?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洪偉修律師

案例:

  A某日駕駛車牌號碼為YR-XXX之自用小客車,附載B上路,然A於駕駛前才剛至某小吃部飲用啤酒5、6瓶及紅露酒3、4瓶,導致A於判斷力及操控車輛之能力均劣於平時未飲酒之狀況下,而在閃避來車時撞及橋樑護欄,再衝撞橋邊空屋樑柱,導致同乘的B因而死亡。試問: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洪偉修律師

案例:

  A於民國(下同)99年10月8 日17時許,駕駛車牌號碼YR-XXX號自用小客車(下稱A車),沿國道一號高速公路南下方向行駛至南下351 公里處時,因未保持與前車之安全距離,而追撞在前由B所駕車號GR-OOO之自用小客車(下稱B車)。未料,尾隨於B車後方,由C所駕車號AR-DDD的自用小客車(下稱C車)也因未保持與B車的安全距離,在B車與A車發生追撞後,而追撞B車,導致B車又再次往前撞及A車。試問: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洪偉修律師

案例:
  小志所有之車牌號碼為YR-271自用小客車(以下稱「系爭車輛」),於民國101 年12月4 日凌晨零時7 分許,在新北市新莊區思源路與環河路口,因加裝HID 頭燈(即「氣體放電式頭燈」),致有汽車電系設備變更的情形,遭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新莊分局交通員警攔停稽查,直接依法製單舉發,而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18條第1 項的規定,裁處小志罰鍰新臺幣(下同)3,600 元,並責令系爭車輛進行檢驗。試問:交通員警未會同公路監理機關取締,即對加裝HID頭燈的汽車所有人進行裁罰,此是否與法有違?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李永然律師

案例:

  小國平常以駕駛卡車為業,某日小國駕駛小客車行經台北市愛國西路時,因肚子突然絞痛,一時不查,未注意前方設有警察臨檢站,於通過臨檢站後,小國才從後視鏡看到警察揮舞著指揮棒,要求其停車受檢,小國發現後,隨即自行停車於路邊;然而,在場員警認為小國是因為酒駕心虛,方未停車受檢,因此要求小國必須接受酒測,小國因為肚痛難捱而不欲受檢,進而與在場員警發生爭執,試問,小國能否以其並未喝酒,且員警並無任何客觀事證足以合理懷疑小國有酒駕之嫌疑,而拒絕員警進行酒測之要求?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