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佩金

2010年6月11日下午4時,中華人權協會代表團於中國政法大學與中國政法大學人權與人道主義研究所進行交流。與會人員有中國政法大學人權與人道主義研究所班文戰副所長、張偉副所長及孫萌博士,山東大學法學院院長暨人權研究中心齊延平主任等。

班副所長首先簡單的介紹與會者,並為中國政法大學人權與人道主義研究所的設置沿革、宗旨、研究工作等作介紹。所有與會者共同分享兩岸人權研究與實踐之概況,並針對人權教育與少數民族權利等問題,做經驗分享與意見交換。

李永然理事長指出,兩岸人權團體應多多交流,其實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雖然兩岸從很早以來就有進行交流,但關於「人權」這個議題,以團體的型態進行交流,這一次可謂是開創之舉。

周志杰教授提到:本會成立的背景與中國人權研究會有相似之處,國民黨政府在聯合國壓力之下,迫使臺灣內部在人權上做出實質的進步。但本會隨著臺灣人權狀況的改變,威權轉向多元政治,慢慢轉變成純民間的NGO。同為華人社會,我們知道大陸人權的進展,很多有過去臺灣努力的影子。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兩個單位是可以進一步合作的,在《兩公約》的執行上也可以互相交流,兩岸共建和諧社會。社會正義是社會底層一個重要的基礎,社會正義的實踐取決於社會活力的解放,社會活力的解放是建構社會自由表達意見的管道。特別是中產階級在大陸沿海地區開始崛起,就這個部分雙方也可以有進一步的合作。

齊延平主任提出大陸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們人權教育的起步非常晚。人權教育有兩個方面,一個是高等院校、一個是社會人權的方面,可以說還在起點上。台灣的許多大學的課程中,人權的理念、政府的工作、法務的工作貫穿整個課程,我們北大、政法大學這裡才剛剛開始,在中小學教育中更是沒有,所以我認為我們在這個部分應該盡快跟台灣還有國際上的學者有一個對話的窗口,在國家中設立人權碩士博士學位培養專業化的人才,透過學生培養學生。

齊主任進一步指出:關於少數民族的部分,我們是根據《憲法》的規章來進行統治,中國近來所發生的事情也讓我們反思,從學理來思考西藏發生的問題、新疆發生的問題。在對於少數民族當中,我們施行的是一種差別待遇、優惠政策,但今天發生的事情都讓我們去反思法律的制度。我們也有派人專門到加拿大研究原住民政策,這個問題無法迴避。在大陸對付的,是新疆的牧民,因為他們擁有個人的資產,是最富有的。雖然生活的質量不高,但個人的財富很高。經濟發展與貧富政策之間到底關係為何?民族平等發展是否有效,這是值得懷疑的。

另一個是周教授提到生存權、發展權等等的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每時每刻都在改變,不同場景、不同狀態遇到這種社會事件的衝擊時,我的觀點都不是肯定的。現在沿海地區,的確是小康,但在一些鄉村,溫飽仍然是問題。在大陸平均而言,要達到溫飽的程度還有很大的距離。在這種情況之下,生存權還是首要的問題。我是一個大學教授,上了課,我多麼期盼言論公開表達的自由的想法,但下了課回到村莊,卻發現兩家為了一袋東西鬥得不可開交,最後兩敗俱傷,飯也吃不上,到底哪一個比較重要?這是我回到家的改變。在城市裡長大跟農村裡長大,差異非常大。

嚴震生教授提到:我自己也是做平權法,同樣是做差別待遇。像是美國大學有許多平權法,但後來施行之後發現有些問題。台灣也有「繁星計畫」,讓偏遠地區的孩子也可以進到好學校就讀,那就不是以「族」來區分,但我們的少數民族還是有加分,所以我也很矛盾,到底要不要廢這個東西。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我們也可以有這種落日條款,再10年,我們的優惠也可以結束了。

劉樹錚律師提到:現在中國大陸的教育工作,我覺得已經是做得非常努力了,像高等學校,尤其是重點的學校,特別要加強人權的教育。人權化教育最重要的,我們認為一個是以人為本、第二是以法為規,大家都養成知法、守法的習慣,這樣社會才會更進步。尤其是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教育制度。讓所有執行法律的治安人員都有深刻的人權教育的基礎,然後去執行時就會遠離報復主義,就會接近於刑事教化政策,老百姓知理、知恥,這樣推動我想就比較容易。

最後李永然理事長表示,這一次的交流是一個起點,往後我們也希望中國政法大學人權與人道主義法研究所能到臺灣來參訪,再進一步做交流,彼此分享兩岸人權實務運作的經驗。座談討論熱烈,最後於下午5時30分結束,李永然理事長並代表本會致贈對方「2009年台灣人權指標調查報告」以及「維護人權,兩岸並進」的獎座,為此次交流誌記。兩岸人權交流之行於此也圓滿的畫下句點。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