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2015年11月9日上午9時,李永然律師前往台中慎齋堂,出席「宗教團體法草案論壇」,探討主題為:「宗教團體法」草案之法律面面觀,會議由鄧衍森教授主持,李永然律師、陳清秀教授、吳火川法官、周敬凡教授等人擔任與談人,會中從宗教自由之保障的角度提出探討,期盼有助於臺灣的正向發展!

  李永然律師的發言內容全文如下:

惡法非法,一部沒有存在空間的法律--《宗教團體法》

一、 宗教自由—不僅係我國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亦為受到我國法律所保障之權利

  按我國《憲法》第13條規定:「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且立法院98年3月31日通過,並經總統府在同年5月14日批准而具有內國法性質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其中第18條規定:「一、人人有權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此項權利包括維持或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秘密地以禮拜、戒律、實踐和教義來表明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二、任何人不得遭受足以損害他維持或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強迫。三、表示自己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僅只受法律所規定的以及為保障公共安全、秩序、衛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所必需的限制。四、本公約締約各國承擔,尊重父母和(如適用時)法定監護人保證他們的孩子能按照他們自己的信仰接受宗教和道德教育的自由。」

  是以,宗教自由不僅係受到我國《憲法》所保護之基本權,具有內國法性質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亦明確揭櫫宗教自由係一個受到法律所保護之權利。換言之,依照前揭《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宗教自由係一個具有主觀公權利性質之權利,國家不僅不得任意侵害人民之宗教自由,甚至有義務積極形成一個宗教自由受到保障之環境,若國家對於人民之宗教自由保障不周,人民亦可以要求國家為一定之行為,以形塑一個宗教自由受到充分保障之環境。

  然而,《憲法》第23條規定:「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因此,雖然宗教自由係一個受到保障之基本權,惟宗教自由仍非絕對之權利而毫無限制,但國家於限制宗教自由時,仍須符合前揭《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之限制,自不待言。

二、 行政院104年6月18日通過,並送交立法院審查之《宗教團體法草案》,明顯侵犯人民之宗教自由而違憲,並無存在之空間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73號解釋揭示:「宗教團體管理、處分其財產,國家固非不得以法律加以規範,惟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比例原則及法律明確性原則。監督寺廟條例第八條就同條例第三條各款所列以外之寺廟處分或變更其不動產及法物,規定須經所屬教會之決議,並呈請該管官署許可,未顧及宗教組織之自主性、內部管理機制之差異性,以及為宗教傳布目的所為財產經營之需要,對該等寺廟之宗教組織自主權及財產處分權加以限制,妨礙宗教活動自由已逾越必要之程度;且其規定應呈請該管官署許可部分,就申請之程序及許可之要件,均付諸闕如,已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遑論採取官署事前許可之管制手段是否確有其必要性,與上開憲法規定及保障人民自由權利之意旨,均有所牴觸;又依同條例第一條及第二條第一項規定,第八條規範之對象,僅適用於部分宗教,亦與憲法上國家對宗教應謹守中立之原則及宗教平等原則相悖。該條例第八條及第二條第一項規定應自本解釋公布日起,至遲於屆滿二年時,失其效力。」

  前揭解釋之理由書更進一步揭示:「憲法第十三條規定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係指人民有信仰與不信仰任何宗教之自由,以及參與或不參與宗教活動之自由,國家不得對特定之宗教加以獎勵或禁制,或對人民特定信仰畀予優待或不利益。其保障範圍包含內在信仰之自由、宗教行為之自由與宗教結社之自由(本院釋字第四九○號解釋參照)。人民所從事之宗教行為及宗教結社組織,與其發乎內心之虔誠宗教信念無法截然二分,人民為實現內心之宗教信念而成立、參加之宗教性結社,就其內部組織結構、人事及財政管理應享有自主權,宗教性規範茍非出於維護宗教自由之必要或重大之公益,並於必要之最小限度內為之,即與憲法保障人民信仰自由之意旨有違。憲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之財產權應予保障,旨在確保個人依其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三人之侵害。寺廟之財產亦應受憲法有關財產權規定之保障。」

  是以,國家對宗教團體管理、處分其財產,應顧及宗教組織之自主性、內部管理之差異性,以及宗教傳佈為目的所為財產經營之需要,才能對該宗教團體之宗教組織自主性及財產處分權加以限制,否則該妨礙宗教活動自由之行為就會逾越必要之程度。又人民所從事之宗教行為及宗教結社組織,與其發自內心之虔誠宗教信念無法截然二分,人民為實現內心之宗教信念而成立、參加之宗教性結社,就其內部組織、人事及財政管理應享有自主權,除非為維護宗教自由之必要或重大之公益,並於必要之最小限度內為之,才能立法規範,否則即屬侵害人民之宗教自由,而與《憲法》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人民宗教自由之意旨相悖。

  行政院104年6月18日通過,並送交立法院審查之《宗教團體法草案》,並未符合「必要性」、「相當性」及「利害關係權衡」,且因目前宗教團體已有相關社團法人或財團法人之規範,前揭《宗教團體法草案》使國家任意介入宗教領域之規定,顯然疊床架屋,亦不符合比例原則之「侵害最小」之要求,前揭《宗教團體法草案》明顯侵犯人民之宗教自由而違憲,並無存在之空間,至為明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永然律師 的頭像
李永然律師

永遠自然─李永然律師部落格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