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從政22年,從未涉任何貪瀆案件,今因中藥商修法案一審被判無罪,二審卻被判7年2月實不能接受,將上訴要求還我清白。

本人與中醫藥淵源很深,外公是福建名中醫師,家父與弟弟都為中醫師,一直都認為中醫藥是中國文化精髓,無奈台灣卻沒有一間真正中國醫藥大學,家父一直有要辦一所真正的中醫藥大學的想法,卻一直無法實現就辭世西歸。為了繼承父親遺志,本人曾於85年開始希望結合中醫藥界,共同發起創設“華陀醫藥大學”,其中有父親好友國醫張正懋、教育部中醫藥研究所所長陳介甫、中藥商公會理事長徐慶松等中醫藥界大老共同向台糖租地,共同籌備“華陀中醫藥大學”。

86年由中藥商公會發起,推動修改藥劑師法103條,內容大約是:修習中藥商經大學學分班課程,再加上國家考試可成為中藥師,可有調配中藥權,這個修法我也認為合理,所謂學而後能知,因此支持此修法案,否則將來要買四物湯都買不到。

97年特偵組在立法委員選舉期間最忙的時候,要本人去特偵組詢問有關中藥商送政治獻金一事,事隔10年,特偵組拿出中藥商帳冊上面有兩批帳,一筆寫的是陳定國20萬,一筆是馮定國20萬,本人有印象在87年6月至7月間修法完畢,曾主動打電話給徐慶松理事長,因他是學校發起人,告訴他台糖土地已批下,但是,不是一整塊而是分了好幾塊,還好都在附件,如何規劃學校校地?分配哪裡做行政、哪裡做教學等,共同討論,當時在討論後,徐理事長有拿一個20萬給本人,言明是學校開籌備之用,因此本人也聘了一位台糖前副總廠長姚崇光先生當顧問,開始與台糖接洽辦校事宜。每月顧問費1萬元,這筆錢也就在籌辦中用掉,當然還是不夠的,不夠的部分有我的補貼。另一個20萬寫的是陳定國,特偵組說立法院沒有陳定國,就只有一個馮定國,就是你。我說我並不知是不是我,要回去查查。當時因有印象徐有來送一點錢籌辦學校,也記不清楚是多少,但本人光明磊落,有印象拿錢辦學校也沒有隱瞞,有什麼說什麼。特偵組拿帳說這就是你拿的錢,我也沒辯,因上面是有個陳定國,立法院沒有陳定國,特偵組說是馮定國,我不能說不是,後回去查過根本沒有這筆帳,並且去問徐慶松理事長,徐慶松理事長說這弄錯了,應該是陳定南,因陳定南當時也有支持此案,徐慶松特別到特偵組去說,特偵組不採納,一定要說陳定國就是馮定國,我們後來想,陳與馮是不可能看錯,但國與南很可能看錯,所以才有陳定國出現在帳上,然後就說這個陳定國就是馮定國,如此特偵組辦案態度實在讓人害怕。後來想一想是不是我在立法院,曾經質詢陳聰明,因看到陳聰明與黃芳彥的關係如此密切,並縱放黃芳彥去美罵過陳聰明,說:我後悔投他一票選他做檢察長,當時是親民黨黨團決議一致要投給陳聰明,是否因此激怒他,而招來如此殺身之禍,要不然拿10萬、20萬、30萬、40萬、50萬的人多的是,一共有30幾位立委,如果經費在100萬元以下的,為何只起訴我與陳鴻基?又有一說,說當時特偵組剛剛成立,為了做一些成績,打一些老虎,一看此案,涉案有二、三十位立委,又不敢全部二、三十位立委都辦,當時有4個政黨,加上4個黨都有,就不會被說偏頗那一個政黨,打壓哪一個政黨,要不然為何只有這8位被判如此嚴刑,其他人都沒事。同時二、三十萬也不能構成對價關係。

其次就是,是不是現在高院法官收賄,判嚴重就表示清白沒有收賄,如有此心態。法律還是人民的保障嗎?到現在阿扁案慢慢拖,二次金改不敢辦,有罪我們都同意嚴辦,但這種不查清楚就張冠李戴這麼大的烏龍還是特偵組辦的,這個司法如何給人民信心,讓我們也不能接受。

馮定國


我和馮定國前立委是好友,對其遭遇,本人深感痛心。高院的判決更讓原本無罪的被告們寒心!
人民期待的司法,非但要「清廉」,而且還要能有符合真相的裁判結果。

(相關新聞請按此)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