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德‧札卡瑞亞著‧杜默譯‧麥田出版

1.近五百年來世界發生過三次結構性的權力轉變,而這些在權力分配上的根本變革,則重塑國際政治、經濟與文化生活的面貌。第一次是西方世界的崛起,始於十五世紀;第二次轉變是發生在十九世紀末葉的美國崛起;第三次權力轉變,可稱為「群雄競起」的時代﹝the rise of the rest﹞,這波成長趨勢以「亞洲」最為明顯,但已不侷限於亞洲地區。又在「軍事/政治」層面上,仍然處於「單一的超強世界裡」,但在產業、金融、教育、社會、文化等每一個面向上,權力正在轉移,逐漸脫離「美國」支配,人類已邁進一個由許多地區和許多人共同界定與監督的「後美國世界」。

2.天天登上報紙頭條的「伊斯蘭恐怖主義」,是個歷久不歇的大問題,但也只是個涉及少數狂熱份子的問題。目前在西方,每增加一次恐怖攻擊,恐怖效應就減少一分。人們已心照不宣的體認到,「處變不驚」乃是最好的反恐政策。

3.驅動這個新時代的經濟力是「資本自由流動」,這是相當近期的現象;隨著全球貿易成長,大多數的西方國家都於1970和1980年代先後解除管制,結果便是龐大且與日俱增的資本得以自由流通。隨著「金融自由流動」而來的另一個政策革命:擴充獨立的中央銀行,調控「通貨膨脹」,「惡性通貨膨脹」乃是一個國家可能面臨的「最嚴重經濟弊病」,會吃掉幣值、儲蓄、資產和工作,甚至比「經濟大衰退」還要糟糕。「惡性通貨膨脹」奪走你現有的儲蓄;「經濟衰退」則奪去你可能擁有的「降低生活水平」。

4.自1980年代以後,政治、經濟和「科技」這三大力量共同推動,形成一個更加開放、緊密連接、嚴酷的國際環境,同時也給各國開始攀上成長繁榮階梯的嶄新機會;「通訊普及」意味著世界聯繫越來越密切。

5.往後一、二十年,美國的地位必然會下滑,美國本來必會出現大規模、迅速或重大的衰退。美國面臨的挑戰不僅「經濟競爭」,更棘手的挑戰是「政治問題」。美國雖高踞新興體系的頂點,但同時也會受到新秩序最嚴重挑戰的國家;其他的大國大多會看到自己拓展世界的地位。

6.中國自1979年展開經濟改革,中國經濟成長率超過9%,時間幾乎長達30年,是世界史上最成功的發展故事。中國已成為全世界第二重要的國家,位國際體系增添嶄新的元素。中國政府儘管有種種缺失,卻能保有基本上屬於務實能幹的成分。不過中國經濟成長也造成「環境」破壞,大陸大河系統26%由於「喪失基本生態機能」嚴重污染。另外,隨著中國生活水準提升,政治已變成日形迫切的問題,往後十五年,北京政權肯定會面臨更多重大挑戰。

7.這十五年來,印度一直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成長第二快速的國家,而且循著正確路線而行,未來十年仍可望繼續高速成長。印度於2020年時會趕上英國,到2040年將會成為第三大經濟體傲誇當世。印度儘管廣大的貧窮人口存在,而新的經濟活力已在各地洶湧澎湃。印度的成長不是由於有政府,而是「沒有政府」;不是由上而下,而是「由下而上」雜亂無章,而且大部分毫無計畫。印度的主要優勢在於真正的民間企業、行之有年的財產和契約權益。獨立的法院及「法治」﹝儘管常遭濫用﹞。「民間企業」是印度成長的骨幹。

8.美國本來將軟實力和硬實力連接在一起,仍可讓美國在世界事務上佔有獨特地位,而作者指出此一運作要把握下列六個簡單原則:﹝1﹞抉擇﹝管理就是抉擇﹞;﹝2﹞建立廣泛的規則,不是狹隘的利益﹝營造一個約束世界的規則、慣行和價值觀架構﹞;﹝3﹞當俾斯麥,不要變成大英帝國﹝俾斯麥選擇跟所有強權大國交往,而不是壓制﹞;﹝4﹞隨機秩序;﹝5﹞非對稱性思考﹝美國有創造性和非對稱性的思維,才能運用關鍵優勢﹞;﹝6﹞正當就是力量﹝正當性可以讓一個人設定議程、界定危璣、動員各國民間企業和草根組織等非政府勢力支持政策﹞。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