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軍法官之緣!

文◎李永然律師

自從習得法律以來,我將人生定位在「服務」,並以此為職志,規劃各項目標,期待能逐步實現。但是,人生總有意外之時,這種種的「意外」總是會帶來許多令人欣喜的收穫,將我們推向未知的一端。我能有幸與軍法官結緣,即屬人生中的「意外」……

回憶律師職涯,與軍法官有著極為深厚的淵源。

民國66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民國67年順利通過律師高考,隨即想尋找實習處所,透過研究班同班的吳永乾同學引薦,即在軍法學校第2期畢業的王富茂大律師麾下實習法律業務;同時也協助一樣是軍法學校第2期畢業的孫域大律師處理一些司法書狀;自此與軍法結下恆久之緣。後來王富茂律師、孫域律師,以及趙福粦律師決定合署成立「正義法律事務所」,我亦跟隨在「正義」的行列裡,汲取難得的前輩經驗。嗣後,在三位前輩的認同及邀請下,我及畢業自台大的陳永誠律師也成為「正義」合署律師之一,以相同的理念經營、協助事務所發展業務。

民國74年12月,因前輩的鼓勵及辦公空間的考量,我獨資成立「永然法律事務所」,藉著由前輩處所習得的司法實務經驗,由此進一步開展法律服務事業。至此,歷經「受僱」、「合署」、「獨資」等不同型態,對法律事務所的經營及業務的擴展已有一番體驗。民國77年7月因兵役義務,而赴政治作戰學校受預官訓練,訓練完成後分發,以軍法預官之身分在國防部服役,於此期間仍有機會與相關單位之軍法官道長多所接觸、學習。

依我長久在律師界的觀察,有相當多來自軍法官的道長對一些法律領域也有精闢見解,其認真態度也令人折服;過去也曾在公會擔任職務,服務會員,如葉潛昭、劉樹錚、王富茂、孫域、王存淦…等大律師,實為國內律師界之寶。但在台北律師公會因選舉之利害關係,有人籌組「文連團」,刻意將來自軍法官之律師同道予以區隔,對此我深感不以為然。

律師執業,應本著專業與倫理為當事人提供服務,此為首要。而在「專業」與「倫理」面前,背景自屬微不足道、枝微末節,既有共同的服務信念,何須再以楚河、漢界清楚劃分?以我而言,我雖畢業於台大,但我也是軍法預官,可謂與軍法不無關聯。

律師界應跳出狹隘的思維窠臼,而要有廣納江河之胸襟,未來台北律師公會理監事選舉應採「限制連記」,走向更開放,讓律師來源能更多元化,藉以整合各方優秀人才,帶動彼此學習、協助、團結的良性競爭風氣,對律師界而言何嘗不是件美事!

軍法學校的法學先進人才濟濟,現能組成團體,進行餐敘聯誼,這可以說是一個極好的平台。

此一平台在當前競爭環境之下,還可以加以積極運作,例如:組織研討會、研究小組,並發表論文,藉以將自己所學回饋社會並自我再深造。

另外,從事律師執業的道長還可關注台灣尚未開發或甚少律師涉獵的領域,例如投資理財、壽險、都市更新…等。掌握新法律市場的脈動後,除不斷進修外,還要隨時進行經驗的觀摩與累積,由實務中成長,或者組成學術團體,藉著彼此討論,更精進執行業務的能力,甚至著書立論,俾服務客戶。更進而參與公會理監事選舉,進入公會服務會員,軍法律師道長自有一番新氣象!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