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永然律師、簡嘉宏律師

壹、 案例:
  A駕駛其所有的小客車於台北市中正區某路口遇到紅燈,後方聽到救護車鳴笛聲,周圍車輛聽到救護車鳴笛聲大多禮讓,但A在其餘車輛為救護車暢道時,卻將車道變換至救護車行駛的車道前方,因而阻擋救護車去路。救護車不停鳴按喇叭警示,且旁邊機車騎士也趨前勸告該小客車的A駕駛,A卻不予理會。綠燈後,除該小客車之外的其餘車輛幾乎均已自動讓道,因此該小客車前方並無車輛阻擋,卻仍行駛在救護車前,且每當救護車欲變換車道超車時,該小客車也隨之變換車道,繼續阻擋救護車,只需四分鐘路程卻被延誤到需花十分多鐘,送醫時間也因此延誤數分鐘。試問:駕駛人A有何法律責任?
貳、解析
  一、駕駛人明知消防車、救護車鳴笛而故意不讓道,時有所聞,每每經媒體披露而該駕駛人遭受輿論抨擊。然而,駕駛人明知消防車、救護車於所駕駛車輛後方鳴笛而故意不讓道,駕駛人所涉及的法律責任究竟為何?有探討的必要,僅於以下區分為行政罰責任、刑事責任及民事責任,分別敘述。
  二、行政罰責任部分:
  按民國100年5月3日修正通過之《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規定:「汽車駕駛人,爭道行駛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新臺幣六百元以上一千八百元以下罰鍰:……十一、聞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工程救險車之警號,不立即避讓或在後跟隨急駛,或駛過在救火時放置於路上之消防水帶。……聞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工程救險車之警號,不避讓者,並吊扣駕駛執照三個月。」已就駕駛人聞消防車、救護車的警號,而不立即避讓,科以新臺幣六百元以上一千八百元以下罰鍰及吊扣駕駛執照三個月之行政罰。
  三、關於刑事責任部分,涉及是否成立刑法第271條殺人罪或第278條重傷罪:
  如救護車所載送之病患因駕駛人妨礙救護車運送延誤就醫,因而導致重傷或死亡,如病患的死亡或重傷與駕駛人不讓路之行為確實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則駕駛人A恐涉及《刑法》第276條過失致死罪或第284條過失致重傷罪,故駕駛人不可不慎。
  四、民事責任部分:
  (一)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此為《民法》第184條所明訂。我國民法關於侵權行為成立之要件,須以侵害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始能成立。
  (二)如救護車所載送之病患因駕駛人妨礙救護車運送延誤就醫,因而導致重傷或死亡,如病患之死亡或重傷係因延誤就醫所導致,則病患之死亡或重傷與駕駛人不讓路行為之間,確實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則駕駛人應依《民法》第184條規定,負損害賠償之責。
參、結語:
  一、於本案例中,A駕駛其所有的小客車於台北市中正區某路口遇到紅燈,於聽到救護車鳴笛聲後阻擋救護車去路,民國100年5月3日修正通過之《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規定,得科以新臺幣六百元以上一千八百元以下罰鍰及吊扣駕駛執照三個月之行政罰。
  二、如救護車所載送之病患因駕駛人妨礙救護車運送延誤就醫,因而導致重傷或死亡,而病患之死亡或重傷與駕駛人不讓路之行為確實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則A另應依《刑法》過失致死罪或過失致重傷罪論處。
  三、如救護車所載送的病患因駕駛人妨礙救護車運送延誤就醫,因而導致重傷或死亡,如病患的死亡或重傷係因延誤就醫所導致,則病患之死亡或重傷與駕駛人不讓路行為之間,確實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則駕駛人應依《民法》第184條規定,負損害賠償之責。

好書推薦:

汽車駕駛人法律一把罩
作者:李永然律師等著
定價:250元
無論作為生財器具或代步工具,汽車的選購、使用與保養,都已成為現代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本書從「購車」、「租車」、「修車」到「行車」,以數十則案例、解析的易讀模式,打造讀者完整的法律知識庫,是用車人保障自身權益不可或缺的隨身寶典!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