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高崗,視野遠了?還是看萬物變渺小了?

以爬上高山的心態形容功成名就或位高權重的人,不難發現,懷「征服」心態者有之,喜悅與驕傲同時存在;心存「敬物」者有之,感動與謙虛一體;自覺高人一等或自覺渺小,其實存乎「一心」。

  對於兩岸之間,我們都有感,而且感觸不少,從60多年前的分離之後隔絕30年,至今相互往來、絡繹於途,其中經歷的晦暗與曙光,豈是「重逢」兩字即可道完?我們後生晚輩經歷的多不是早期兩岸間「音塵絕」的年代,但從小看到、聽到長輩們無聲的呼喚大陸的家鄉人、家鄉事的情景,歷歷在目;然而,我們後生晚輩長大後經歷的,也是另一齣的實境劇──兩岸間回暖了,長輩回鄉探親、台商西進經商、人民間成婚生子、陸客來台旅遊。這段時間,海峽中彷彿游著成群的鮭魚,來來去去。

  永然也是其中一分子,十分努力游著。永然於1990年登上彼岸後,發現大陸發展潛力無窮,經過數年查訪、觀察後,與有志在大陸發展的昔日同事攜手共創大陸法律事業,成立「上海永然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與大陸律師事務所合作,秉持在台工作的理念──堅持「最高品質的法律服務」,為大陸的台商解決紛爭、維護權益、降低損害,在台的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由所長李永然律師率領,傾盡心力支援在大陸的初創事業,包括財務、人力、法務及行政事務等構成一公司、事務所必要的軟硬體,甚且挹注兩岸的相關協助、人際關係與友情,無非想以台灣認真努力的模式在彼岸素有「東方明珠」之稱的上海建立另一塊法律事業體。

  將近20年的努力,如同赤足涉水,冷暖備嚐。李永然律師年年勤往對岸處理客戶交辦事務,辛苦、辛勞自不在話下;未直航前,紅眼班機上披星戴月,仍是手握卷宗、合同,為客戶仔細盤算。台北與上海兩邊公司熱線破表乃稀鬆常事,台商回台進台北永然,到大陸進上海永然,雙邊即時處理其法律事務;大陸的法律人士參訪團也年年來台數十團,永然關係企業成為他們必參訪之地。永然付出的人力、物力、財力及心力不可盡數,可喜的,這番心血沒被埋沒,「永然」的名號傳遍兩岸各地,絕非僥倖。

  當辛苦的頁面被翻轉成白紙,猶如歷經寒徹骨的梅花落入泥濘土中,盡是無聲的沉與默。今年農曆年初,上海永然彼端與台北永然因故停了連線,像風箏離線單飛去。誠然,沙場老將走不回年輕的路,鬢白卻無悔,是風骨也是歷練,永然以此自許,但西漢李陵「徑萬里兮度沙幕」為誰辛苦之慨,絕不是無端徒呼奈何,而是有所感。

  凡事存乎「一心」。大自然的洪流裡,王公將相與販夫走卒都同是時空中的一粒小沙,但求盡心而已。眾人皆知龍舟競賽的道理,拔得頭籌的隊伍便是贏家,旗手在船頭滑抵旗座的剎那間奪旗贏得掌聲,划槳的人瞬間也豎起槳來,同獲滿堂喝采,因為榮耀不是獨出於旗手一人,而是來自划槳的多位水手協力而成,該喝采的,是超乎自我、同舟共命的體認,所昇華的,是卯盡心力後所淌下的每滴汗水。

  永然但求盡心,不論站在高崗,或谷底沿溪而行,對於山,永遠「敬」與「虛」,深知高站山頭其實寂寞,彎腰俯身卻能遍遊山中、賞盡百花之理。感慨兩岸之事數十年千轉百迴,也體驗法律之事能載舟也能覆舟;對於己身所親歷的兩岸之事,就當是澄明了「存乎一心」的道理,重要的是,懷著謙遜之心繼續打拚,莎士比亞說「凡是過去,皆為序章」,永然再次揭開序幕,再次盡心為大陸台商客戶服務,進而也為來台投資的陸商客戶服務,促進兩岸經貿的良性交流。                            

 永然亙久的聲明與信念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之「兩岸法律事務中心」創辦人李永然律師、召集人黃介南律師、副召集人陳宜鴻律師秉持「立足台灣,胸懷大陸,提供兩岸人民優質的法律服務」的精神,及成為兩岸人民「兩岸事務的最佳法律夥伴」的信念,繼續為兩岸人民提供優質的法律服務,並成為兩岸人民的最佳法律夥伴。

 

全站熱搜

李永然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